美国史学家关于美国内战的争论,历史学论文_vnsc威尼斯城赌博
在线提交[ vnsc威尼斯城赌博-专业的论文学习平台 ]
您当前的位置:vnsc威尼斯城赌博 > 历史论文 > 历史学论文

美国史学家关于美国内战的争论

时间:2019-08-27 来源:哈尔滨学院学报 作者:杨家翔 本文字数:7262字

  摘要:美国内战始终是美国国内外史学界研究的热门话题之一。受时代影响, 美国史学家对其内战问题的解读始终莫衷一是。作为美国着名的内战史专家, 阿兰·内文斯 (Allan Nevins) 综合了多个史学流派的观点, 从经济、文化以及道德因素等方面对美国内战起因问题进行了综合性的解读, 并在乐观主义的指导下对内战的结果持有一种积极的态度。文章通过对阿兰·内文斯内战史观的解读, 可以让我们对美国内战有一个更为深入的理解。

  关键词:阿兰·内文斯; 美国内战; 史学思想;

  作者简介: 杨家翔 (1993-) , 男, 兰州人, 硕士, 主要从事美国史及西方史研究。;

  收稿日期:2018-07-24

  A Preliminary Study of the Historical Thought of the Civil War by Allan Nevins

  YANG Jia-xiang

  Lide Chaoyang Middle School of Nanchang

  Abstract:American Civil War has always been one of the hot topics among historians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Historians in the United States have different understandings of the civil war influenced by the times. As one of the prominent American historian in Civil War area, Allan Nevins made a synthesis of many schools, studied the cause of the Civil War through economic, culture and moral factors, and held a positive state of the result of the civil war under the guidance of optimism. Nevins' study can give us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the American Civil War

  Keyword:Allan Nevins; American Civil War; historical thought;

  Received: 2018-07-24

  美国内战在其国内有着非常高的历史地位, 关于美国内战的起因、经过以及影响的研究一直是史学界关注的热点问题。但是美国史学界对其内战爆发的原因及结果的看法始终莫衷一是, 不同时代的美国史学家们从不同角度出发对其内战问题作出了不同的解读。

  一、美国史学家关于美国内战的争论

  美国内战史研究在美国史学界经久不衰, 从第一代亲历内战的史学家到内文斯所在年代的内战史学家之间的美国内战史研究, 大体上经历了五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被称为“地区主义阶段”, 该派史学家分为“南派”和“北派”, 这是内战前“废奴运动”斗争的延续, 是前一阶段“废奴派”史学的延续。[1] (P192) 该派史学家们大都亲身经历过内战, 受地区主义的影响, 他们关于内战的研究多从本地区立场出发对内战进行解读。南北双方的学者站在本地区的立场出发, 视对方为反叛的一方, 相互攻讦。在这一时期, 内战“不必要论”和“可避免论”开始发展起来。[2] (P378) 我们要认识到, 民族认同作为各个民族相互沟通、交往的核心工具, 能够促进各民族成员之间的归属感与认同感。[3]

  第二个阶段是发源于19世纪末期的“民族主义阶段”, 以詹姆斯·罗德斯 (James F.Rhodes) 等为代表人物。该派史学家对内战的战争热情已经冷却下来、美国史学逐步完成其专业化与科学化进程, 开始追求史学的客观性, 观点更加公允, 视野也比前一阶段的史家明显宽阔。他们抛弃了狭隘的地域偏见, 从一个较为客观的角度开始试着从国家层面来审视内战问题。在内战起因问题上他们和地区主义阶段的北派学者相同, 都认为奴隶制是战争爆发的最基本的因素, 内战是不可避免的, 谴责南方站在错误的一方。他们对内战的影响持一种积极的观点, 认为内战造就了一个全新的美国。

  随着美国内战结束, 美国经济发展逐渐步入快车道, 在进入“镀金时代”以后, 美国的内战史研究也随之进入第三个阶段———“进步主义阶段”, 这一时期的内战史研究以查尔斯·比尔德 (Charles A.Beard) 和弗农·帕林顿 (Vernon Parrington) 等为代表。他们反对民族主义史学家对内战问题的政治式解读, 转而从历史的、经济的角度出发对内战进行研究, 使内战从传统的政治军事史研究扩大到对经济和思想在内的一种总体研究。在他们看来, 内战是美国的两个地区为重新分配国民财富和权力而进行的一场以经济利益为核心的“社会战争”。[4]进步主义史家对内战的结果非常失望, 他们认为内战后因追逐个人利益而造成社会的混乱, 给传统的分权民主制度和个人自由带来了危害。

  20世纪30年代前后, 关于美国内战史研究最有影响的学派应属修正主义学派, 这也是美国内战史研究的第四个阶段。和前面各阶段的史学家不同, 修正主义者持与他们完全相反的态度, 该派学者受当代跨学科研究的影响, 应用了现代心理学的一些概念, 从反战角度出发, 认为内战是一个由狂热的废奴主义者和一代无能的政客所铸成的愚蠢的大错误, 战争是可以避免的, 内战的本质是邪恶的。他们对内战的起因和结果进行全盘否定。

  从20世纪40年代以来, 伴随着二战的进程美国内战史研究进入了第五个阶段, 即新民族主义阶段, 小阿瑟·施莱辛格、拉尔夫·佩里 (Ralph B.Perry) 等人重新站在民族主义的立场上对内战进行解读。[5] (P344) 对于内战的结果, 新民族主义学派学者持与民族主义学者相似的观点, 批判进步主义学者从单纯的经济利益角度出发来研究内战的方法, 指责修正主义学者“盲目的乐观, 回避了许多重要的道德问题”。[2] (P387) 他们认为内战是积极的、进步的, 内战维护了国家统一, 促进了经济发展, 拉开了社会平等的序幕。

  二、分歧扩大:内文斯的内战起源观

  内文斯博采众长, 通过自己收集的大量史料, 结合已有的研究成果对内战起因问题做出了一种综合性的解读。内文斯的内战起因观融合了民族主义和修正主义的观点, 总体思想则与民族主义学者的观点更为相似。

  第一, 内文斯认为内战是由于愚蠢的政客和在极端分子的煽动下爆发的。他指出美国在以下两个因素的相互作用下落入了不可逆转的战争深渊。其一是政客们以维护政治利益为一切行为的出发点, 这种思想下诞生的政策显然无益于解决国内矛盾。事实上这一时期南北双方的矛盾在于更深层次的原因, 双方没有意识到矛盾的本质所在, 加上受到极端分子的煽动, 北方人对南方的制度持一种激进的、批判的态度。内文斯认为如果双方能冷静地进行对话, 政治家们努力解决种族调解之后面临的一系列问题, 这场冲突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其二是美国国内的政治环境促使政治家为其政治目的而活动。在国家尚未分裂之时, 由于美国的选举人制度, 政治家们想要保持现有地位就必须获得南北双方的选票, 那就不可避免地为了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而牺牲民族利益, 将整个国家带入了战争的泥潭。

  第二, 内文斯认为内战爆发的根本原因是奴隶制以及由奴隶制衍生出的一系列与种族调解相关的问题。[6] (P468) 在这个观点上内文斯同民族主义学者一致, 都认为奴隶制及种族问题是南北面临的最大问题。[5] (P349) 内文斯将奴隶制问题分解开来, 主要提出了以下几个观点。

  首先, 内文斯提出在长时段中, 奴隶制矛盾实际上是南北双方在文化及道德上“不可调和”的分歧。文化分歧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 它的形成经过了时间的发酵。美国“奴隶制与自由”并存的社会形态持续了七十年, 奴隶制和自由社会的矛盾一直存在。由“分歧”继而形成“分离主义”也是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 在内文斯看来, 南方的分离主义思想经过了二十年的酝酿。[7] (P24) 究其原因, 奴隶制成就了南方的农业经济, 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而北方则追求社会平等, 不同的经济社会体制造就了双方的相差甚远的观念。北方将黑人视为“人”, 认为他们应当拥有和白人同等的权利。但是对南方人来说, 黑人是“商品”, 黑人天生低人一等, 而这种观念就催生了南方的地区自尊与白人至上思想。尤其是在斯科特案判决后, 布坎南承认公民有权把他们的“任何财产, 包括奴隶, 带入联邦各州……这些权利受联邦宪法的保护”, 黑人身上的商品属性更加地明显, 这就难以避免地加大了南北之间的对立。[8] (P472) 南方对北方的担忧与日俱增, 更加扩大了南北方之间的怀疑与激进情绪。再有, 州权观念与国家观念的差异扩大了双方的分歧。南方从州权观点出发, 正如民族主义学者所言, 内战是“北方对南方野蛮的侵略”。因为奴隶制是南方经济的强大驱动力, 奴隶制的存在意味着南方经济的发展, 也意味着南方在整个联邦中的话语权, 南方一直认为自己受到北方在经济上的勒索, 这也表明了南方并没有将自己的经济发展放在整个国家的框架内, 也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南方并未将自己看作国家的一个部分。在内文斯看来美国是一片全新的土地, 受西方共和思想的影响, 本来可以避免因奴隶制而造成的这场血腥战争, 这一点他与托克维尔的观点不谋而合。[9] (P48)

  其次, 内文斯从道德层面批判了奴隶制以及南北双方的极端主义者。和民族主义学者类似, 内文斯认为奴隶制是一种有违伦理道德的制度, 提出应当重视奴隶制的道德问题研究。他提出美国的奴隶制问题在当时已经成为阻碍世界民主发展进程的最大障碍之一, 废除国内已经过时的、开始阻碍整个国家发展的奴隶制是势在必行的。内文斯的这一观点是符合历史发展趋势的, 结束了奴隶制、南北统一之后的美国综合实力迅速提升。内文斯严厉地批判了废奴主义者无益于缓解南北矛盾的作为, 认为他们是战争爆发最重要的催化剂, 也是最后的催化剂。[6] (P470)

  最后, 双方都不愿意承担废除奴隶制之后的代价从而导致和解的可能性消失。双方都对废除奴隶制的后果感到恐惧, 这种恐惧包括物质上的, 也包括精神上的。南方清醒地认识到了废除奴隶制之后黑人会对他们现有的财产以及社会地位产生威胁。奴隶制的废除意味着黑人取得一定的政治特权, 拥有政治特权的黑人会要求经济平等, 而一旦经济平等得以实现那就将提高黑人的社会地位, [6] (P468) 这就意味着南方奴隶主固有的生活模式将被打破, 他们的政治以及经济特权将受到威胁。南方奴隶主显然不愿意、也不会承担这样一个严重的后果。北方也是如此, 作为以工业发展为主的北方诸州并不愿意将数百万几乎没有工业劳动技能、几乎没有受过教育的黑人纳入他们的领地内。如果得到解放的黑人大量涌入北方, 联邦政府需要拨巨款来负责解决黑人的教育、安全以及工作问题, 还要给南方奴隶主以大量的经济补偿, 这将极大地增加联邦政府的负担。此外, 大量黑人的涌入将与北方中下层普通劳动工人竞争工作机会, 一旦自身的工作受到威胁, 北方人也会排斥黑人, 甚至这些白人会成为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10] (P171) 双方妥协和解的基础之一是一方选择承担废除奴隶制之后的代价, 内文斯则认为这种基础是不存在的, 双方在一个不存在的基础之上进行博弈, 那么战争的爆发也在情理之中。

  内文斯在20世纪50年代对内战起因做出的这种分析迎合了当时美国国内的“内战热”。美国史学家托马斯·J.普莱斯利 (Thomas J.Pressly) 提出美国史学界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掀起了一股内战热, 究其原因, 二战以来受国内国际环境影响, 一种紧张的氛围逐渐弥漫开来, 美国史学家试图从历史中找寻解决当前困境的方法, 他们发现内战时期的美国所面临的局面和四五十年代的美国有相似之处, 包括黑人在美国的地位问题, 政府统治之下黑人与多数人的关系, 以及在地理意义之下的“大部分人的权利”问题, 最重要的是如何和平解决国内国际所面临的问题, 于是他们开始从内战中试图寻找可供借鉴的经验。这一时期前后美国对于内战问题的争论出现了一个高潮, 持不同观点的学者们争论不休。[5] (P358) 但内文斯本意却不是迎合研究热点所写作的应景之作。他不认同进步主义学者单纯从“经济利益之争”的角度来解读内战起因问题, [5] (P349) 他深入到社会制度方面对南北和解的基础进行分析, 并从道德层面对奴隶制展开批评。也正因如此, 内文斯内战史的前两部作品获得了象征史学界极高荣誉的班克罗夫特奖。

  三、国家的新生:内文斯对内战影响的分析

  在内文斯看来, 内战的结果是积极的, 对美国的发展产生了正面的影响。内文斯指出, 内战的影响与1812年战争、美墨战争的影响一样都表现在国家内部, 改变了人们的旧有思维, 促进了共和制的发展。内文斯从发展的眼光入手, 承认了内战对美国的积极影响, 同时他也指出内战之后美国仍然面临着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

  内文斯首先提出, 内战促进了美国工业社会的发展。北方在战争结束后迅速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期。战争结束后的五年内北方铁、煤、铜、木制品及制造业的发展在质与量上都有了相当可观地提升。内文斯提出, 战后北方工业主要在以下五个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得以发展, 其一是丰富的资源。战争结束后北方的资本积累大幅上升, 广阔的西部地区也为北方工业发展提供了大量的资源;其二是更加便捷的交通。铁路的快速发展提高了运输条件, 跨地区交易更加便捷;其三是科技的发展。科学技术的发展提高了产品质量, 降低了成本, 使产品在质与量上都得到了提升;其四是管理更加专业化。战后, 北方出台了一系列更为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法, 而这种管理方法的出台在内文斯看来是和内战的促进分不开的。[11] (P35) 其五是企业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小型分散的独立企业开始向集约化的联合生产体制转变, 美国工业开始大规模实行标准化作业, 资本集中的趋势也不断加强。

  其次, 内战使社会平等的观念更加深入人心, 美国人对待黑人的态度更为宽容。[12] (P397) 这意味着白人对战后美国社会的多元化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内文斯也承认, 内战并未将种族问题彻底解决。由于黑人缺乏一定的教育, 对黑人来说, 内战仅仅意味着他们在法律上的自由, 许多黑人对“自由”的理解出现了偏差, 在内文斯看来, 要解决种族问题仍然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黑人必须提高自身素质, 正视自由的含义, 而不是将懒惰、坐享其成视为自由。

  最后, 内文斯认为内战对美国最大的影响是孕育了一个现代美国, 内战使美国由一个松散的邦联转变成为一个具有高度组织性的国家。[12] (P396-397) 国家组织性的提高可以使各部门更有效率地执行政府的决策, 促进国家的整体发展。这种组织性表现在很多方面, 例如军队的召集、与工业协同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伤兵援助等问题的解决都是在国家组织度提高的前提下进行的。也正是受益于此, 战后美国城市化速度加快。内战打破了地区之间的隔阂, 超越了政治限制, 将南北紧密地联结了起来。美国资本主义发展的最大障碍奴隶制被扫除, 社会生产力得到迅速发展。

  在内文斯看来, 内战的结束并不意味着种族问题得到了全面解决, 美国社会由于其多元化的特征, 需要不同种族的人们互相包容, 不断推进社会平等的建设, 包括在宗教、政治、经济、教育和就业等方方面面的平等, 这仍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种族问题也将在一个长时段内是美国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之一。总的来说, 内文斯对内战结果的评价是积极的, 认为内战“改变了人们的旧有思维”, “孕育了一个全新的美国”。[12] (P392-393)

  四、结语

  内文斯对于美国内战史研究的最大贡献是用一种综合的史观来看待内战问题。作为一个亲历了美国史学思潮发展变迁的史学家, 他的内战史思想已经超越了单一学派的界限, 融合了民族主义、进步主义、修正主义以及新民族主义的观点。内文斯当时正处于二战后和谐一致的史学盛行时期, 所以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和谐一致论的体现, 例如他认为虽然内战给这个国家造成了巨大的创伤, 但是主旋律依然是进步与发展。他融合了民族主义, 从民族立场出发分析问题, 他还综合了修正主义学派关于内战是一个“由狂热的废奴主义者和一代无能的政客所铸成的愚蠢的大错误”的思想。他的整体史观更体现在他注意到了世界范围内的奴隶制问题, 这和他在记者生涯时期所培养的全球视野方法是分不开的。这种综合多重因素的分析法也符合史学发展的趋势, 满足了内战史研究日益深化的需求。他对鲁滨逊新史学思想较为推崇, 受到新史学“自下而上”思想的影响, 通过普通人的视角, 综合经济、社会以及文化的研究扩大了内战史的研究范围。所以笔者认为, 内文斯的内战史研究不属于任何一个派别, 他是一个综合性与包容性兼具的史学家。

  内文斯的内战史研究也有明显缺陷, 最为明显的就是他的某些论断体现了为美国“洗白”的特点。这种特点的思想来源是当时美国和谐主义史学的兴盛, 他们认为一致性和连续性乃是美国历史的根本特征, 这一思想在他的内战史研究中表现的最为明显。例如, 内文斯笔下的南方经济在重建时期是一个奋斗与走向复兴的故事, 是一个如何从战后的泥沼里依靠自身的农业基础与北方的物质援助走出来的故事, 他对于当时南方的状况的描述与布尔斯廷所主张的用调节的精神来分析美国历史中的冲突有相似之处。[13] (P205) 但不可否认的是, 内文斯和传统意义上的新保守主义史学派还是有所不同的, 内文斯认为内战是一场“人民的战争”, 将美国“带入了一个新的时代”。[12] (P392) 他并不认为内战是在美国人共同的价值基础上爆发的, 也不认为激进的变革同美国无缘, 这也是他的思想中与典型的和谐主义史学家所不同的地方。

  总的来说, 在美国内战史的研究领域内, 内文斯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史学家。他对内战起源及影响的分析受到许多学者的好评。他在作品中体现出来的学术性与文学性的某种平衡更值得人们深入思考学习。

  参考文献

  [1] 张广智.西方史学史[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2.
  [2] Grob G N, Billias G A.Interpretations of American History:Patterns and Perspectives[M].Sixth Edition.New York:The Free Press, 1992.
  [3]罗志鹏.民族认同的概念、路径及其影响探析[J].哈尔滨学院学报, 2019, (1) .
  [4]徐良.从内战史研究看150年来美国史学思潮的变迁[J].史学理论研究, 2016, (1) .
  [5] Pressly T J.Americans Interpret Their Civil War[M].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54.
  [6] Nevins A.The Emergence of Lincoln:Prologue to Civil War 1859-1861[M].New York: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50.
  [7] Nevins A.The War for the Union:The Improvised War[M].New York: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59.
  [8] 加里·纳什.美国人民:创建一个国家和一种社会 (上卷) [M].刘德斌, 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9]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 (上卷) [M].董果良, 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2.
  [10] Fetner G L.Immersed in Great Affairs:Allan Nevins and the Heroic Age of American History[M].New York: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2004.
  [11] Nevins A.The Emergence of Modern America[M].New York:The Macmillan Company, 1927.
  [12] Nevins A.The War for the Union:The Organized War to Victory, 1864-1865[M].New York: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71.
  [13]于沛.20世纪的西方史学[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2009.

    杨家翔.阿兰·内文斯内战史观初探[J].哈尔滨学院学报,2019,40(07):102-106.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vnsc威尼斯城赌博_诚信网站